tuzhi Logo

告别粗放模式 移动游戏行业进入洗牌期

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此前推出《关于移动游戏出版服务管理的通知》,针对国内游戏市场进行净化审核。目前,审核已经进入最后冲刺阶段。根据此前广电总局公布的审核结果,游戏整体市场已经经历一轮洗牌。业内人士分析,国内游戏市场经过新规的净化,未来将逐步趋于理性,并逐步精品化。

新规让行业回归理性

今年6月2日,广电总局下发《关于移动游戏出版服务管理的通知》要求,未经广电总局批准的移动游戏,不得上网出版运营。新政已于今年7月1日起施行。

《通知》将移动游戏分为两个大类:一种是不涉及政治、军事、民族、宗教等题材内容,且无故事情节或者情节简单的消除类、跑酷类、飞行类、棋牌类、解谜类、体育类、音乐舞蹈类等休闲益智国产移动游戏;另一种是除上述以外的其他类型。按照要求,第一种类型手游的审批将至少需要38个工作日。也就是说,审批时间将需要两个月左右的时间。

据统计,《通知》施行半年来,在各游戏企业特别是移动游戏渠道商的配合下,已累计清理各类“换皮”、抄袭、僵尸游戏作品上万款,初步净化了市场环境,保护了合法企业的利益和消费者权益。

根据广电总局公布的国产网游过审信息,11月过审的数量超过1000款,相比此前两个月500余款的数量,审核效率提升了足足一倍。此前舆论曾普遍认为,审核制度的施行,将有助于大厂商巩固其垄断手游市场地位,但从过审数量上来看,这种情形似乎并未出现。在11月过审的游戏当中,腾讯仅上榜两款游戏,网易和巨人也只是各自上榜一款。昨天,广电总局最新公布的12月份截至当日的国产网络游戏审批信息显示,总共352款过审游戏里,大游戏厂商当中,仅网易有两款游戏通过了审核。

业内人士认为,移动游戏审批制度从政策层面提高了手游的准入门槛,这对于大厂商来说是个好消息。以往,以腾讯、网易、西山居等为首的游戏巨头,在移动游戏市场占据着先天优势。在政策这只手的干预下,浮躁的市场得到净化同时,大厂商才会有更多精力潜心做精产品。

游戏行业告别粗放模式

作为国家大力支持的文化创意产业,此前两年,游戏产业发展速度呈爆炸式增长,各方资本也汹涌流入。产业调查数据显示,今年国内游戏市场实现销售收入1655.7亿元,同比增长近250亿元,增长率为17.7%。移动游戏实现销售收入819.2亿元,同比增长59.2%,继续保持高速增长。与此同时,我国民族原创网络游戏在海外市场的拓展步伐依然强劲,全年海外市场销售收入达72.3亿美元,同比增长36.2%。

广电总局副局长孙寿山曾表示,网络游戏是我国近年来发展最为迅猛的内容创意产业之一。不过,从用户数量层面来看,中国游戏用户规模增速已经放缓。在VR/AR等后续技术尚不成熟情况下,移动游戏技术更新也遇到了“天花板”。因此,游戏产业要想继续保持上升势头,就必须摒弃以往严重依赖作品数量和用户规模的粗放模式,着手游戏产业供给侧优化,通过打造精品力作,追求有质量的发展。

孙寿山认为,过去十几年,游戏市场竞争日益激烈,但我国有不少游戏作品依然在走同质、低俗的“回头路”。部分游戏企业创新能力不足,为博得“可见度”,不惜重复推出同类产品,甚至模仿、抄袭他人作品,甚至有部分游戏企业竟然设置不良功能应用,出售不良诱导道具装备,怂恿玩家体验违法犯罪或低俗行为;部分游戏企业利用内置视频系统,放纵色情、赌博活动,用以吸引用户;还有部分游戏运营平台将同一款游戏更换不同名称,蒙蔽误导消费者。

上述问题,在移动游戏领域表现尤为突出。“换皮”抄袭、低俗营销等行为一直为消费者所诟病,这不仅大大缩短了游戏作品的生命周期,难以有效拓展市场,形成品牌效应,更使消费者失去对国产游戏的信任,许多真正优秀的民族原创游戏作品受此牵连,湮没在大量垃圾游戏之中。

反观另一方面,资本市场却一直加速入局。在手游淘金最热的2014年,研发、发行、投资以及数不清的第三方服务公司纷纷入驻为中国移动游戏“第四城”——成都。

据一位业内人士回忆,当时,基本上每个月都有手游沙龙,先收获第一桶金的人、跟风而来的创业者、到处找项目的投资人,人人都热衷于分享自己的经验心得,埋头研发氛围浓郁的成都,一下子变成了分享交流的圣地。在成都高新区南部园区里,最多时曾聚集着数百个开发团队,每天有数不清的创意诞生。“咖啡馆、茶馆里谈与手游合作相关业务的人比比皆是,甚至有大学生团队就能直接拿到两三百万投资的事情发生。”

巨头重新布局精品游戏

审核制度是为了对市面上的游戏进行净化,让那些通过快速“换皮”生产出的游戏无所遁形。这个制度的最大受益者是那些资源广、实力雄厚的一线游戏厂商,以及那些具有独特创意的小团队甚至独立游戏开发者。

在手游监管日益趋严的情况下,大游戏厂商们也显得日益谨慎,11月过审的游戏中,腾讯、网易、巨人、西山居等游戏巨头的游戏过审数量均寥寥无几。值得注意的是,其中腾讯过审游戏多是已经上线运营已久的老游戏。

一线游戏大厂商之所以在产品上如此谨慎,因为大游戏厂商都意识到,要想让游戏成为一只持久下金蛋的“母鸡”,最根本的还是要靠产品。游戏作为具有很高风险的文化创意产品,一款“坏”的游戏可能会毁了企业几年几十年才能积累的品牌的效应,所以才会小心再小心。

西山居世游副总裁廖辉表示,品牌是一个企业的羽翼,每一个产品都是组成这些羽翼的羽毛,每个企业需要丰满自己羽翼,更需要仔细梳理自己的每一根羽毛。廖辉介绍,西山居曾在去年9月上线过一款自研的动作卡牌手游《全民神将》。由于当时该产品的月流水一度跌到200万。后来西山居制订了“深耕计划”,除了加大资源投入外,还通过大数据绘制了用户群像图谱,根据不同类型的玩家进行精细化运营,在过去的三个月中,《全民神将》的流水达到了2000万。

腾讯最近一年来的行动也很能说明问题。腾讯曾经凭借强大的平台分发能力同时上线多款作品,鼎盛时期AppStore畅销榜前10名中有7款都属于腾讯,但是好景不长,由于业务线分散导致资源分配均不足,腾讯后期在多个细分领域溃散。在其采取了收缩战线的战略后,虽然只有《王者荣耀》等少数游戏占据畅销榜前列位置,但效益却并未下降多少,腾讯“霸盘”的声浪也小了不少。

原创游戏应做好本土化

中手游副总裁王晓霖介绍,目前来看,整个国内手机游戏行业已进入存量市场竞争,玩家被一些重量级的产品牢牢吸住,新增导量对企业来说压力极大。尤其是IP更成为手游厂商标配,导致IP成本急升。因此在未来,如何通过营销能力和买量能力进一步强化IP、转化新粉丝,将成为手游厂商可持续导量和发展的极其重要的手段。基于这些变化,中手游也在不断思考和总结,在之前的IP战略的基础上进一步布局,例如拿下《轩辕剑》、《刺客信条》等全球性知名IP。

网易副总裁李日强认为,一款国际游戏在中国可以畅销十余年,的确值得国内游戏厂商的深思和借鉴。“中国的游戏技术不输全世界任何国家,但在游戏美术设计方面,跟世界一流水平尚有差距。不得不说,欧美游戏巨头的产品设计更真实、好看,让玩家有身临其境的感觉。”

李日强认为,在本土化方面,暴雪等国际巨头的成熟经验值得借鉴。暴雪在开拓不同市场时都十分重视用户体验,尤其重视游戏的本土化元素。如暴雪为开拓中国市场,“讨好”数量庞大的中国玩家,特别设计了《魔兽争霸3》里的熊猫酒仙,将《魔兽世界》第四个资料片设定为《熊猫人之谜》并将游戏场景嵌入大量中国元素。

广电总局副局长孙寿山指出,中国游戏企业需要打开更大的国际市场,提升原创游戏影响力。“但在走出去的战略中,其开发的游戏作品也要做好本土化落地工作。”

查看原文
好文
差评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