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zhi Logo

会分期李磊:别被唱衰租房分期的声音给骗了

会分期李磊:别被唱衰租房分期的声音给骗了

在互联网+房地产的创业版图中,有一个行业的地位较为特殊。它的特殊在于与金融结合的紧密度较高,融合了房地产和金融的两种属性,“这个行业的水很深。”有从业者直言不讳道。它就是租房分期。

在记者对“租房分期”进行关键词检索时发现,在百度新闻首页显示的20条新闻中,有70%的文章均为负面报道,出现的高频词汇包括:陷阱、坑、高逾期费、争议等等。这个行业怎么了?

为什么有很多人在唱衰租房分期?

租房分期顾名思义就是将原本长达三个月到一年的租金,让租客实现用月付的方式将房租分期付款。它属于消费金融,是一种现代金融服务方式。

很多金融公司选择从房租分期切入市场的原因在于:①房租分期是特定场景下的消费金融,已成为投资热点;②不少企业认为租客是优质的成长型客户,能够产生长尾效应。

市面上可以提供类似服务的平台很多,比如房司令、会分期、斑马王国、58月付等等,它们的盈利模式主要来源于分期服务费、逾期费、违约金和息差四大方面,不同平台拥有不一样的收费标准。

在2014年下半年到2015年,市场上涌现了一大批租房分期的创业者,高峰时期的企业数量曾超过20家。然而到2016年下半年,亿欧发现一些企业不约而同地悄悄退出了租房分期市场,比如趣租、丁丁白条、月租宝、住了呗、乐首付等等。与此同时,不叫好的声音逐渐开始在行业中蔓延开来。

对于2016年出现的众多唱衰行业的声音,会分期创始人李磊坦言:“我从来不关注市场的这种说法。”但听说这种言论并不少时,他特意要记者把相关链接发给他。看完后,他说:“一看就很不专业。”相反,他认为唱衰行业的人只是在坐井观天而已。

别被唱衰租房分期的声音给骗了,坐井观天的对手不足为惧

会分期成立于2014年12月,它是一个租房分期网站,隶属于会找房(北京)网络技术有限公司,通过替租客向房东垫付房租,租客按月还款的方式,让租客实现月付房租。李磊任创始人兼CEO。

“不需要去关注唱衰行业的声音。”李磊在专访中告诉亿欧记者。他认为,当前整个租房分期市场仍处于教育阶段,在做这件事情的公司都还很小,大家都没有资格代表整个行业发表观点。

“任何一个行业,肯定都有赚钱的和不赚钱的公司,而赚钱的公司很少出来讲。”李磊表示,任何一个市场都是有人唱衰的,但唱衰行业的只是做得不好的人而已。“他以为自己看到的是一片天,但很可能只是坐井观天而已。”

李磊认为,租房分期在实际上拥有良好的行业发展前景。退出和新进入租房分期市场的人之所以不盈利的原因在于安全系数不够高,但资金成本却很高。

对于租房分期业务而言,场景、风控和资金无疑是决定业务形态的三大重要元素,缺一不可。但新进入的企业需要付出的资金成本很可能高达14,再加上由于风控模型和消费场景无法在短期内搭建成功,容易导致企业面临巨大的资金压力。也就是说,租房分期是一种只能凭“放长线钓大鱼”来获得盈利的业务,它的盈利价值只能在中后期才能得到展现。

李磊:会分期不是一个金融公司,而是一个房产公司

创业之前,李磊曾在百度、腾讯任产品经理。2014年春节过后,李磊离开了百度,但他那时还没想过要做一家租房分期平台。

2014年9月,他在搬家的过程中发现租房市场上存在大量的黑中介,于是在经过一段时间的调研后,他打造了一款解决租房问题的产品——会找房,打算先做租房后做金融。但由于当时租房市场的竞争过于激烈,李磊后来决定直接切入租房分期市场,推出了产品——“会分期”。

会分期可以向租客提供季付、半年付、年付等金融产品,分期服务费分别为4%、5%和8%,逾期费率按月租的1%收取,违约率为租金的10%-20%。总的来说,其年化利率高达16-20%。

李磊在创办之初就将公司定义为一个房产公司,而不是金融公司。他在本次采访中谈到,单纯做金融的价值不大,只有将金融嫁接到产业当中才能发挥价值,金融必须要建立在实业的基础上。会分期的诞生正是基于房地产本身的租房需求,而这个产业足够大。

据了解,会分期团队的核心人员来自于BAT、拉手网、链家以及我爱我家等公司,目前的团队人数约为100人,其中技术及风控部门的人数超过60%。

截至目前,会分期获得了三轮融资。创办早期,它获得了天使投资人肖军、闫志峰、李圆峰的数百万元天使轮融资;2015年7月29日,会分期获3500万元A轮融资,投资方为源码资本和银客网;2016年6月13日,会分期获京东数千万元B轮战略投资。

互联网金融监管并没有带来负面影响,会分期将在明年登陆征信系统

李磊告诉亿欧,会分期的竞争优势主要在于数据、风险控制和资金成本,其中风险控制是他们核心的竞争点。而基于所有场景的风控都源于对行业透彻的了解,必须通过细致地拆分租房流程,并建立相应的风控模型,才能够有效地规避财务风险,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

据业内人士透露,平均的资金成本为11。而李磊告诉亿欧,他们的资金成本为8。对于资金成本降低的原因,李磊向亿欧解释道:“随着企业的体量越来越大,同时基于风险控制的安全系数不断提升,资金成本自然会越来越低,因此利润率也会越来越高。”

最初,会分期的资金基本来自于P2P平台。但会分期从今年开始使用银行的资金,银行借款已成为主要的资金来源。因此,会分期明年可以登陆征信系统,租客的逾期不交费等现象将会受到个人信用系统的制约。

谈起今年下半年兴起的互联网金融监管条例,李磊认为这没有对会分期带来负面影响,相反他更希望监管部门加大执行的力度。这将有效促进租房分期行业的正向发展。

在业务拓展方面,会分期主要通过与中介公司合作的方式拓客,此外也为北京的C端客户提供服务。据悉,会分期业务已经覆盖全国20多个城市,服务租客数十万,平均每月的订单量超过2万单,客单均价不超过2万元。

目前,租房分期还处于教育市场阶段,使用租房分期的消费者在市场上占比还不到1%。这是所有租房分期企业共同面临的难题,这种局面至少还需要一到两年的时间才能得到改善。

从数据上看,租房分期的利润非常可观。然而在盈利的背后,高额的违约金和逾期费率让租客望而却步,为此专门发贴痛斥分期产品的租客也不在少数,即使这是用户在选择使用产品时已知的事实。

回归金融的本质,租房分期实际上是一种变相的消费贷款,无论是平台、租客还是房产中介,都是服务链条中不可或缺的关键角色。

如何把握好相关费率与用户续租率的关系,提高风险控制能力,加大与大中型房产中介合作的力度并进一步地教育市场,这都是当下租房分期平所面临的问题。只有将这些问题想清楚了,租房分期平台才能够获得长足发展。要知道,利益的驱动能够带来源源不断的竞争对手,而本身的资源优势和硬件能力才是企业站稳脚跟的关键所在。

查看原文
好文
差评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