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zhi Logo

大佬激辩:“法链”落地,开创LawTech新纪元

8月16日,全球首个大规模商用电子存证联盟链“法链”落地,亿欧受邀参加由法大大、Onchain、微软联合举办的这场发布会。

参加本次大会的嘉宾有清华大学i-Center导师、博士生;DACA区块链研究协会秘书长韩锋、国家信息中心电子数据司法鉴定中心张羽、微软中国Office事业部总经理时阳艳、和盟创投投资总监蒋瑞林、信天创投合伙人蒋宇捷、Onchain首席架构师李俊、法大大创始人兼CEO黄翔、法大大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法务官梅臻等。

“法链”由法大大、Onchain、微软联合发起,是一个多方参与的开放式区块链联盟,使得电子合同的签署时间、主题、文件哈希值等数字指纹信息会广播到“法链”所有成员的各自节点,保证了信息的不可篡改。网络环境中长期依赖制度达成的信任将逐步转化为依靠技术,这将开创出“区块链+法律”的新时代。

阿里巴巴曾经说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法链”的落地是否意味着天下没有难打的官司呢?我们来一起听一下各位嘉宾怎么看? 亿欧根据现场嘉宾精彩演讲,整理成干货如下: 一、韩锋:数据存证市场的洪荒之力 1、为什么要数据存证去中心化?

目前,几乎每一份数据存证,例如房产证、合同、学历,各种能标明你的身份、财产、学历的、经历的重要文件都存在第三方机构里,比如房管所、教委、车管所等。但这样存储信息,存在着明显的缺陷。

如果信息集中保存特定的第三方机构里,很容易出现牵扯不清的情况。万一出现信息丢失,很可能就再也无法找回。

2、比特币为什么可以获得如此高的评价?

实际上,区别于传统的记账模式,比特币的记账节点分布于全球。比特币分布存储于美国、欧洲、中国,每个矿工靠着每10分钟竞争合法记账权,获得比特币奖励,来维持这样一个目前全球最大的数据节点。尽管中国的节点不多,但中国的比特币持有量较高,绝对数量大,矿池很发达。

3、法链”的成立,是区块链技术在电子合同领域的很好实践。

据我所知,

从国外转移到中国的所谓的任何的法律文件以及任何权益的证明,是一个极其低效而且是高成本的事情。

区块链技术去中心化、防止篡改、分布式存储等特征,就可以有效地解决这一困境。

二、李俊:抬头看清环球的路,低头跨过门口的沟 第一个问题,信任从哪里来? 1、道家的态度是无所谓,爱信不信无所谓; 2、罗永浩: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但也有反例,比如法院误解我的时候,我必须解释,否则后果大家都懂的。 第二个问题,法律是全球化的问题还是本地化的问题?

1、如果是全球化的问题,人类是否有组织以来,法律是都存在的,任何一个小的规则都离不开法律;

2、如果是本地化,我们都知道英美法系,大陆法系,每个州都不同,到底是全球化问题还是本地化问题,所以许多问题都会面临这个问题,需要回答。

3、法律是权利的游戏,法律是一场信任的游戏,法律这座塔,里面的每块石头都是由信任构成的。

4、证据可以融合更多的东西,在我们金融商业生活当中,其实证据发挥了很多信任包括支持的作用,所以现在金融提出了一个泛化金融的概念,所以这才是一个更广阔的市场、应用。

5、中心化到底在不在?中心化依然在,但是中心化变化了,它变成一种服务的流程化的部分。 6、我从来不相信技术是万能,技术要跟生态配合

,某一个制度条款可以把你完全补足,所以所有的必须要天时地利人和。

7、老一代的金融全球化发展,通过不同的接口发展出了全球化的体系,又通过网关开始了新一代的历程,

还有一个Lawtech的部分,链上存证互认会不会成为Lawtech一个起点?法律以后也是一个技术活儿。 8、抬头看清环球的路,低头跨过门口的沟,对于区块链

,大家总结了很多新的浪潮,谈了很多思想,做了很多规划,现在我们开始迈入第一步。

三、张羽:区块链与数据保全 1、工作量的机制,是区块链最核心的价值

,比如我们手上的一袋种子不知道是黄瓜还是西红柿,我们可以把种子分给许多人去种,哪个种子长得最快最高,我们可以给这个人给更多的激励。

2、区块链技术不像是中心化有服务其软件或者是应用,可以认为是设计的一个协议或者标准,它非常容易启动,容易在网络扩散但是也非常难以被终结。

3、区块链不适合在对时效性要求比较高的场景。

因为区块链的协议规定每一个区块打包的时间规定在10分钟,每一笔交易的确认至少要经过10分钟才能确认,同时要经过五六次的确认,大概一个小时的时间。

4、区块链通过自组织的形式达到信任或者是共识,自组织也是有成本的。

5、要形成交易速度要对它的一个协议进行改变,里边两个指标要做权衡,

一个存储一个带宽,如果存储空间非常有限,带宽要求非常高,双方要达成一种共识。 6、区块链是相当于谁的算力比较强,谁说的就是事实。中国已经占到了整个全球比特币网络70%的算力,这不是一个稳定的信号。 7、保全业务虽然从鉴定业务出身,但是将来会保持一个相对独立的态势

,更多变成一种第三方的信任平台,包括向审判、诉讼提供证据的一个活动。

8、网络数据保全和区块链有一些结合点,法链的应用场景,对之前的数据存储做了一种替代。

9、区块链可能更适于作为一个私有链,而不是公有链或者是联盟链。 四、梅臻:区块链催化法律与科技的完美结合

1、法大大做文件签署,做电子签名,就是为了让文件做到难以篡改的,区块链自信任机制,不可篡改,透明机制跟法大大做的业务非常相关。

2、法官等对电子证据是不太信任的,认为电子证据是比较容易篡改的,如果事后见证电子证据一个是效果不太理想,另外一方面成本非常巨大,而且也不知道是否被篡改。

3、如果在证据产生的时候就能够把它固化,形成一个不开篡改的证据的话,这个对以后文件在互联网上的应用是非常有效的。

4、用区块链做电子存证,合同签署之后会存在云服务器上,把相应的信息记录下来,包括文件的哈希值同时同步到相应的司法机关,对比文件的哈希值,可以知道这个文件是否是伪造的,作为法院、仲裁机构来讲可以通过帐本知道这个文件有没有篡改。

5、法链让法律更具科技质感

,联盟链形成一个自信任的契约生态系统。

五、蒋瑞林:有价值的地方才能产生泡沫,泡沫当中蕴含着投资机会

1、从2014年开始,风险资金已经开始从比特币本身或者说从数字货币上转移到应用前景更为广泛的区块链应用上面。

2、

区块链的发展将遵循:从1.0数字货币,到2.0智能合约,到3.0去中心化组织这样一个发展轨迹。

目前是从1.0货币到2.0智能合约发展的过程,但是这个智能合约的落地需要很长的路要走,需要支付业务支撑进行升级。

3、实际上我们已经看到不少区块链在智能合约方面应用的尝试,

实际上都不是特别的成功,主要的原因我们认为可能就在于这里面业务的不足所造成。

4、

智能合约要想真正的落地应用,必须首先要有数字身份这样一般市场服务的供给

,数字资产这样的市场服务供给,数字公证这样的市场服务的供给,当这几个要素都具备了之后,我们数字合约就可以在线上应用。

5、从整体来看,整个区块链应用方面的投资市场是存在一定的市场泡沫,市场泡沫也不一定是坏事

,实际上有价值的地方才能产生市场泡沫,同时也可以看到在这个泡沫当中都存在着不少的投资机会。

6、国内区块链应用发展,坦白讲还处于一个非常非常早期的这么一个阶段,虽然我们在比特币的算力或者是其他的方面可能已经占到了70%多,但是在区块链具体落地方面落后得非常多。

7、电子存证类业务我们觉得可能是一个比较容易落地的一个业务方向。首先,电子存证类业务,对于目前现存传统的存证业务是一个补充,而不是完全替代或者是竞争关系,通过这样的方式比较容易能够教育市场;其次,电子存证类的业务可以说极大的降低了普通民众或者普通用户使用电子存证的这么一个门槛;再次,在线上存证、线上取证这方面可以提高很高的效率,最后,区块链本身具有的公证的属性非常容易落地和发展。

对话环节 一、法链的落地,是否传递了一个信号,区块链在国内的应用将有希望赶超西方国家? 张羽

:区块链发展中场景的选择是很重要的一个环节或者说首要问题,国内发展首要还是要确定场景,再确定怎么用,在这个用的过程中,对它的底下的协议做一些优化的话,才有可能谈能不能赶超国外,

目前与国外是有差异的,尤其是一些核心的东西掌握在别人手里。 韩锋:短时期赶上,超越不太可能。

中国不是简单的说超越,而是这个事情发展是不是到了这个阶段一旦进入到这个阶段,我个人觉得类似出未来的阿里巴巴级的甚至全球性都是完全有可能的。

黄翔

:其实

区块链在中国有非常肥沃的土壤

,法大大从去年年底开始研究,跟onchain开始进行法链底层方面的探讨,一直到落地,前后有将近六个多月的时间的筹备,这个发展在整个国内的热情还是非常大的,同时有一个非常庞大的市场,当然作为法大大我们非常有热情不管在国内还有全球做到领先的位置。

时阳艳

:我觉得以一个谦和的心态,一个努力去创新的这样一个势头和一个你秉持心中这样一个梦想,我觉得中国有一个非常肥沃的土地,有着非常好的使用场景,

虽然我们起步稍微晚一些,但是我们可以成就不凡。 李俊

:国外受制于传统观念的束缚,不喜欢变化,但是中国人是喜欢变化的,只有个人包括企业观念的变化才能达成更广泛的应用。

中国人缺乏信任机制,区块链在中国的用武之地比国外要大

,包括整体的技术,所以我认为短暂的落后,包括以后甚至赶超还是有很大希望的。

二、从生态的角度讲,法大大或者是onchain有什么更好的计划推动区块链的商业落地? 黄翔

:我们通过产品的这样的连接、结合,构建我们产品的一个生态体系之外,现有我们在强调,这次活动一个在强调是一个商用落地的区块链的应用,实际上我们在商业层面上已经在进行相关的推进,实际上未来区块链领域的这些商业伙伴跟我们有非常多的合作机会,不仅在电子合同这个领域,包括微软提供的云服务的基础设施,这些是我们这次三个发起方未来一起往一个方向推进的一个成果。

时阳艳

:我觉得生态是一种和谐的可持续的发展,当我们看到有这样一个合作的机会的时候,我们是发现其实这是一种市场的呼声,我们是要助力世界每一人每一企业去成就不凡,我们也希望通过这样一种合作模式,跟我们或一起真正关注我们的客户,真正关注我们客户,如何真正帮助客户优化一个企业的运营,如何做到一个它的一个产品的转型,这是我们希望通过一个生态的合作能达到的。

李俊

生态这个词说得很热,但是回到法律上,生态不是婚姻一样,一男一女婚姻就形成了。

在联盟链上,每家都能发挥独特的服务能力以及影响力,每个人都能获益,不是为了成立联盟而成立联盟,这才是真正的两情相悦的目标。

三、抛开法链,区块链在某一个方面真正要落地的难点在什么地方? 韩锋

:当然它要合规,法律,社会是否认可,当然我们现在不断在做工作,观念其实是比较难转变的。

李俊

:任何一个企业做区块链的决策不是一个信息系统的决策也不是一个IT的决策,而是自己对自己整个运作模式的革命性的决策,是商业流程、商业模式的改造,所以区块链真正的改变是一个综合性工程。

四、技术能否取代法律,能否让智能合约取代商业合同甚至律师服务,把这个行业颠覆? 黄翔

:实际上智能合约执行的这套合约的规则制定还是人,不是机器制定的这个规则,智能合约非常理想化的一个状态是在于它脱离了人为的干扰,智能合约如果真的发展到一定程度可以大大提升交易的效率,但是不会颠覆律师行业,因为它实际上还是基于上面的规则的设定,是不能与现行的法律规定相冲突。

韩锋:我在清华听到一种说法,未来的律师的主要工作是写代码。

扫码给TA打赏

查看原文
好文
差评
评论0